Tagged: 奇美部落

慕谷慕魚限制步行背後的意義:部落自治意識凝聚慢又艱辛,卻是必要走的路

部落自治意識的凝聚,吳明季強調了一個字 ──「慢」:

「部落要自主發展初期千萬別讓財團或是外面的單位可以伸入,部落要靠自己站起來,那就會慢。

遇到挫折是一定會的,但只要志同道合的幹部互相支持鼓勵,也是可以撐過去。」

「這不是一條輕鬆的路,但卻是一條必要走的路。」

政府不理我們就只好先下手為強!奇美部落5/9閃電撤館:無奈,卻盼是部落自主的轉機

2015 年 5 月 9 號對於位在花蓮瑞穗秀姑巒溪畔的奇美部落(Kiwit)來說,一定是個難以忘懷的日子。
族人將文物館牆上的照片與館內的各項文物一一撤下、仔細打包,暫時移置於部落內的其他空間,其中部分文物將由專業的博物館員協助送往台東的史前博物館,為即將在 8 月 1 日開展的「重返水思路:奇美部落特展」做準備。

奇美部落專欄》法律人訂的,何不修法配合民間前瞻力量?奇美文物館事件正凸顯現行制度的荒謬!

是的,奇美文物館所遭遇的絶非個案,而是許多原住民部落與漢人社區都會遭遇的問題。

一開始公部門蚊子館或閒置(破爛)空間,由部落或社區花了許多時間、精力、金錢建設起來,等到做得有聲有色後,就被公部門找各種理由接收;而做得越好的社區,越容易遭到公部門眼紅,因為選舉酬庸等很低層次的政治私心,想要奪取社區集體的成果。

800px-Dries_red_beans_ready_for_use

當課本上的多元文化是名詞,部落的多元文化是動詞,我們才體驗到真正的部落見習

12 公里的路乍聽之下似乎感受不到有多長,在平常的生活裡畢竟是沒有「12公里」這樣子的概念的,多數狀況下反而是用時間去計算路程。走在瑞穗火車站往奇美部落(Kiwit)的路上,我突然想起自己很久沒有「認真走路」了。More…

走路在很久很久以前,是一種不得不的舉動,忘記了它也可以是一件慢慢、專心的、重要的事情,也算是一種勞動。當我走到後半段的時候才突然發現,這 12 公里有多重要;在流汗和大口喘氣的過程中,等於是把在都市中的自己一點一點地歸零、一個一個的轉彎在告訴我即將進入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