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Credit: Willy Tseng / CC BY-NC-ND

酒駕新聞從不標明「平地人」,「原住民」卻等於愛喝酒的道理何在?⎪暨大原青在說話

  許多⼈認為原住民都很會喝酒,覺得原住民的酒量都很好,但是事實不是這樣,像是本⼈兩杯倒,⼤絕招一杯醉,但是我是原住民喔,這樣我是不是沒有達到當原住民的標準? 難道我可以說閩南⼈講話都很有江湖味嗎?講話很溫柔的就不是閩南⼈? 客家⼈勤儉持家,那我可以說會亂花錢的客家人就不是客家人嗎?   不要因為一部分的人,就定義了一整個族群。

353767935_f24656c79a_b

你的不解,非他人應受之罪:「你以為用酒就可以收買我們原住民嗎?」

  編按:由於不滿蔡英文總統道歉形式未尊重原住民族,且道歉內容未回應部分族人想法,原住民族團體今(2016)年 7/31 起連日於凱達格蘭大道進行抗議。對於許多國人不解原民抗議脈絡,本文作者以一段往事回應。   看到今天(8/2)的原住民抗議的新聞,讓我想到了一件往事。

交際、調解、祭祖靈…… 對我來說,這些都不是喝酒的最佳意義!

教科書等書面文字會告訴你酒在部落裡擔綱的一百種角色,以及原住民喝酒的一百種解釋:可能是族人交際的手腕,可能是祭儀時與祖靈溝通的載體,也可能是化解糾紛、維持和平的媒介……

而回到部落,看著身邊的族人喝酒,我開始意會到,喝酒的意義以上皆是,卻都不是我的最佳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