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共管機制

fire-moves-through-forest

部落國家一起管理森林,是否走得太急又太慢了?

  繼 8 月 1 日蔡英文總統道歉後,有許多原住民朋友都不斷提到文化傳承真的很急,消失的速度令人不敢再以慢步調的方式去做。而過去幾十年來,早已被原住民指稱為最大山老鼠與欺壓土地權的元凶 ── 林務局,在總統道歉後,終於發佈了依據《森林法》母法第 15 條第 4 項的管理規則草案: 「森林位於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者,原住民族得依其生活慣俗需要,採取森林產物,其採取之區域、種類、時期、無償、有償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管理規則,由中央主管機關會同中央原住民族主管機關定之。」 此法早在民國 93 年訂立出來,卻遲遲沒有訂出相關規則,學者專家、民間團體等紛紛都肯認林務局走出這一步,並且被視為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很重要的一步。

15390132089_38c8a76053_b

文化與保育本不該對立!有了部落「禁忌條款」獵人也能是山老鼠終結者

  原住民族狩獵文化一直以來都是原住民族文化與國家法律的衝突點,亦是原運者與社會關注的議題,而原住民族狩獵權則是常被冠上破壞生態保育的污名。近期太魯閣族要求國家公園歸還狩獵權與台東海端鄉布農族王姓獵人遭判刑 3 年 6 個月等事件,更加凸顯原住民族狩獵文化與國家法律多年的衝突糾葛。

7/2 MATA部落週報》司馬庫斯千年紅檜遭盜伐!可是部落為什麼「不能」管好自己族人?

為了大把鈔票,上週司馬庫斯驚傳有盜伐集團盜伐司馬庫斯的珍貴千百年巨木!

在檢調單位追蹤半年,於上週在有「上帝的部落」美名的司馬庫斯部落逮捕一群不肖盜伐者;更讓族人難過的是,這批盜伐者全是當地部落族人,而且全是當地沒有參與共營組織的族人。其中何姓嫌犯更是累犯,先前 2012 年就曾參與盜伐宜蘭縣南山部落(Piyanan)神木,逼得司馬庫斯部落議會耆老親赴南山部落舉行 sbalay 和解儀式,以取得祖靈的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