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大武壠族

阿爸曾對我說的平埔族故事

阿爸曾對我說的平埔族故事

「光緒三年七月,中路阿眉番、阿棉納納等社復叛。時吳統領光亮駐璞石閣,檄林參戎某率線槍營進紮大港口彈壓。行至烏鴉石,中伏而敗,退守彭仔仔。」
這一段文字勾起了我小時候在寒冬的火盆旁,聽阿爸說平埔仔的故事的記憶。阿爸好像也說過這個故事,那個時候的阿爸才四十七、八歲吧,不過他的腦子裏已經裝了很多比他還古老許多的平埔仔的故事了……

Taivoan

逐水草而居,以水草釀出來的是最頂級的原住民 XO 名酒 -- 大滿酒!

在花蓮的玉里和富里之間,就在離現在很有名的伯朗大道沒有很遠的旁邊,有一個小農村,就叫「東里」。

東里啊,以前被人叫做「大庄」。這裡幾百年來,住了一群原住民朋友,拜的不是隔壁阿美族人祭拜的祖靈漢神祇,也不會唱上面一點布農族人唱的八部合音,不像下面一點卑南族人過年前會殺猴子(現在卑南族人也沒有殺猴子了啦),但是他們會把祖靈恭奉在水裡拜,還會採集沼澤邊的水草當酒糟釀酒……

釀出的酒,就是風味媲美 XO 的「大滿酒」!

115784529_93510d8720_b

19 世紀的蘇格蘭攝影師:平埔原住民有魔法,讓冷水加上神祕種子,就變成好吃的魔法果凍!Scottish Photographer: Oh Taiwanese Indigenous Magic Jelly, I think I fall in love with you!

1871 年,來自蘇格蘭的知名旅行攝影師 John Thomson 來到現在高雄甲仙、木柵一帶,拜訪人情味超濃的西拉雅族朋友(這裡應該屬於大武壠族),吃到了一種平埔朋友的「魔法果凍」!

Thomson 驚訝地說:

這些原住民到底是施了什麼魔法,為什麼他們將果莢裡的小種子泡在冷水裡,就可以變出美味可口的琥珀色果凍!

到底這些「魔法果凍」是什麼???In 1871, John Thomson, the famous Scottish photographer, came to Southern Taiwan and visited various local Sirayan or Taivoan communities, where the friendly Plain Indigenous people treated him a kind of “magic jelly”!

Thomson said surprisedly:

What kind of magic have these indigenous people cast and transformed the tiny seeds in the cold water into these delicious amber jellies!

What were these “magic jellies”?

小林村的大武壟族

八八水災四周年:小林村的微光與希望

三天前的父親節,對多數台灣人來說,是每年能好好與家人團聚,共享天倫的節日。

但對於高雄小林村的大武壟族人來說,四年前的父親節隔夜,是許多族人在黑夜的微光中,腳不停歇地倉皇逃離家園,從此與近 500 位族人天人永隔,怎樣也無法忘懷的日子……三天前的父親節,對多數台灣人來說,是每年能好好與家人團聚,共享天倫的節日。

但對於高雄小林村的大武壟族人來說,四年前的父親節隔夜,是許多族人在黑夜的微光中,腳不停歇地倉皇逃離家園,從此與近 500 位族人天人永隔,怎樣也無法忘懷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