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排灣

screen-shot-2017-09-05-at-5-00-29-pm

原住民文化就像Apple iOS,應該用自己的方式詮釋——專訪《部落書寫體-針路》出版人林秀慧|Evoked 承誌

  快速時尚當道的年代,有一群部落婦女,卻甘願追溯傳統,要「以針代筆,以線代墨」,用部落最溫柔的書寫方式,接續文化的根源。《部落書寫體-針路》就記載著他們的努力,計畫召集人林秀慧也是卡塔文化工作室的執行長,長期推動部落工藝文化的傳承。

25627339_2266310553394606_1989398596_n

想讓人一去再去部落,就先自問台灣人為何熱愛去日本旅遊吧!

在大家坐回餐桌等待享用無菜單料理時,他拋出一個問題:「在古代人類已知用火的時候,是怎麼烹煮食物的?」

「水煮!」、「用烤的!」、「用蒸的嗎?」幾個人給出答案,魏兆廷接著說,「對,所以我們接下來要吃的東西主要都是用烤的、水煮或只用鹽調味,可以吃到食材最原本的味道,也是現在流行的『裸食風』。」

25530150_2262838550408473_161194085_n

咖啡品質好卻做不出品牌?屏東德文部落青年期待在地投入咖啡產業整合

  德文部落(Tjukuvulj)是屏東縣三地門鄉海拔最高(編按1),且少數沒有遷村過的部落,位於海拔 800 至 1200 公尺,氣候與土壤條件適合種植咖啡,早在日治時期就有日本人在此大量種植阿拉比卡品種的咖啡樹,許多百年老樹保留至今,如今德文部落翻轉殖民剝削的困境,透過莊園、合作社等形式將咖啡直接銷售到顧客手中,也是發展部落旅遊的重要資源。

alifu

評《阿莉芙》:劇情未到位,卻仍是值得一看的當代議題敲門磚

  《阿莉芙》(Alifu, The Price/ss)首波預告片在今(2017)年 5 月釋出,搭上同婚釋憲的議題,才推出一天就掀起熱烈關注,目前影片觀看人次高達 51 萬,累積 5,300 次轉發。這部直至 10 月上映的電影,其實早在 5 個月前,就被法國影片銷售商「Reel Suspects」 簽下全球版權代理,近期更入選東京國際影展亞洲未來單元競賽片,以及金馬獎最佳原創劇本、最佳男配角。

Credit: apriltangboy tang / CC BY-NC-SA 2.0

獨尊中英文只會讓孩子思考更單一!——這是我做原住民父母的第一百種方式

  說個驚人的數字:台灣原住民分佈在都市的人口已接近 50%,若是加上求學與工作等未在籍人口,實際上早已突破 50%大關。 這不止發生在台灣,全世界的原住民一半以上都已居住在都會區。然而,當我搜尋有關原住民孩子教養的文章,大多是在談如何提高孩子在主流社會的適應力,鮮少討論如何讓孩子在主流社會中做個原住民。

Credit: 原青陣藝術小組

當代「排漢公主」的尋人啟事:你的最《LAU 烙》你自己定義!

  「我回部落,到底是我出生的地方,還是我媽出生的地方?」   Djubelang(詹陳嘉蔚)在美術學院休學前給自己「畫了一幅自畫像」。「詹」是排灣族母親的姓氏,「陳」是父親的姓氏,Djubelang 則是 vuvu(排灣語,指祖父母輩)給她的名字。 小時候回排灣族母親的部落,族人說「妳是白浪」,到台北念書,又因為黝黑的膚色、深邃的輪廓,被看成是原住民的標準特徵。

19024485

各種差異,是台灣人得以一起分享的美好——從布拉瑞揚舞團感受到的尖尖滿滿力量

  單從 BDC(布拉瑞揚舞團,Bulareyaung Dance Company)舞作名稱《無,或就以沉醉為名》來看,就連這名稱的決定,都這麼不當一回事。用白話擺明了講,就是:「啊唷來看我們自在奔放跟著一起開心,幹嘛還要起名字啦。就來看一定會有感覺啊,感覺到最尖尖滿滿的時候,啊就沉醉了這樣可以吧。」 連英文也是這樣,”Stay that Way”,用東部熟悉的語法來翻譯,就是「按照你」,不是嗎?很會的一種,絕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