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馬卡道族

1891378_691237540897781_2067413977_o

被奪去名字的人

參與原住民族運動一年多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白浪,純純種種的白浪,甚至為此沮喪。

在議題上,好像總是找不到一個適切的發聲和行動位置;在與人的關係中,又好像沒有能與族人搭上話或是獲得信任的身分基礎。久了,我只好漸漸找到作為一個漢人的用處……

246545_431306043624458_139119947_n

「高雄」還在,「高雄人」為什麼不見了?

馬卡道族人的「打狗」部落,最早在 1604 年陳第的《東番記》裡就有記載:「東番夷人不知所自始,居彭湖外洋海島中;起魍港、加老灣,歷大員、堯港、打狗嶼、小淡水、雙溪口、加哩林、沙巴里、大幫坑,皆其居也。」

高雄以前叫「打狗」,所以當時高雄旁的島,就已經被叫「打狗嶼」;而現在的柴山,早期叫「打鼓山」,就是從「打狗山」演變來的;那麼而現在遊人如織、美麗的愛河呢?在很早很早以前也叫「打狗川」……Kaohsiung, the second largest city in Taiwan. This was where the indigenous people, Makatao were supposed to be, and too the place name is in the language of Makatao as takao, which means “bamboo forest”; just like the famous Love River of Kaohsiung nowadays used to be called the Takao River.

Kaxabu

【12/14 部落週報】玉管處堅持新規定,鄒族達邦國小學童數十年返聖山傳統受阻!

玉管處硬是要執行新規定,導致阿里山達邦國小的鄒族小朋友無法延續數十年的傳統,在畢業之前完成「聖山探源」的活動,生氣~~~!!!

在祭典方面,南投大湳部落的噶哈巫族和台東建和部落的卑南族朋友,都分別在週末舉行了年祭和大獵祭,緊接著明、後天(12/17、12/18)輪到屏東咖蚋埔部落的馬卡道族朋友舉行夜祭,準備迎接快樂的半年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