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卑南

Credit: Sheng-Shiung Hsu / CC BY-NC-ND 2.0

12年一貫「原民民族教育」有沒有可能?卑南民族議會:第一步就卡在一年一租的部落場域

  今(2017)年 8 月,卑南族人迎來現行教育體制內第一所學校型態辦理實驗教育小學 ——「臺東市南王 Puyuma 花環實驗小學」,將以卑南族文化為導向展開實驗教育。但令卑南族民族議會憂心的是,學生從實驗小學畢業以後,卻沒有能夠繼續銜接的中等教育學校,且台東縣是卑南族各部落分佈的區域,卻除了 Puyuma 花環實驗小學以外,沒有其他民族教育學校。

Screen Shot 2017-07-30 at 14.50.58

原住民文學可以用漢語創作嗎?——卑南族作家巴代&馬翊航的文學相對論

那個暑假夜晚,姑姑除了說笑話給我聽,也講一些故事:她小時候的某天夜晚,大人們傳言名為 Suniuniu 的女神,百年一遇,將隨滿月現身海上。灰黑的天海之間沒有邊際,飄搖幻動的雲影使月光更為隱密。經過漫長等候,一張高貴寧靜的面孔自雲中凝聚,浮現。眾人失去聲音,只是靜靜地注視著那隨即消散的女神面影。那故事中的滿月之海,與我記憶中從 Kasavakan(編按:建和部落)視線越過田地看見的太平洋完全不同。後來我並沒有在別的地方聽過類似的故事。

2561882_orig

台灣歷史400年,竟是從小米、水田到露營地的部落土地「合法轉移」大全!

  今(2015)年 4 月,我們三人結伴初次照訪位於新竹尖石鄉的水田部落,抵達目的地前對部落的想像奠基在公視節目《我們的島》於 2011 年 1 月關乎環境破壞的報導:由於薑田開闢在部落山坡地上,為了種植生薑而大量砍伐原有竹林,也使用大量農藥與肥料,伴隨大面積薑田而來的環境汙染與「土地開發」,成了部落居民擔憂的源頭。

0O7A9575

期待主流樂壇打造「古調版張惠妹」,也要先讓青年被古謠感動,他們才有傳承的動力!/專訪查馬克、阿修、高偉勛

  今年《海邊的孩子》,表演組合除了海線的阿美族,還有「山上的孩子」── 台東新園部落(Kalarulan)的排灣族 Zamake(查馬克)、卑南族知本部落(Katratripul)的 Nawan(阿修),與建和部落(Kasavakan)的 Shan Hay(高偉勛),呈現多元的族群風貌。 訪問過程中,感受最深刻的,除了幽默的言談,還有他們對自己文化的使命感:一定要認同自己的族群,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別人你是誰 ── 這是「前浪」哥哥,想要傳遞給「後浪」弟弟的。

Screen Shot 2016-02-24 at 9.45.31 PM

沒有名字的人》平埔不是為了福利資源才想回復原住民身分,但不能因此剝奪我們應有的權利

  沒有名字的人/12 號,Uki Bauki(潘昱帆)   一部是述說 2015 年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得主 ── Boxing 樂團從成軍到被發掘、發片的過程:《太陽之子alaq na adau》;另一部則紀錄了台東知本卡大地布部落(註1)的巴拉冠(註2)裡頭,如何訓練年輕人成為保衛部落的男人,以及部落如何抵擋政府試圖強行遷移祖先墓地的故事:《天‧地‧人首部曲─Mainay,男人》。

高一生遇害 61 週年忌,再談原住民族自治

這不是危言聳聽,如果不即時處理,會慘賠臺東的未來。

距離最近的國立臺東大學附屬體育高級中學將首當其衝,國家級選手要過著一邊大量吸入雞糞粉塵、一邊增加肺活量訓練的日子。

冬天吹東北風時,新園里南邊的國立臺東大學、大知本地區將籠罩在雞糞臭中,泡湯遊客會誤為深陷化糞池,校方即便關窗並開空調,還是無法消除臭味與電費遽增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