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災後重建

魯凱族舊好茶石板屋

為什麼我們對「家」的想像不同了?——好茶部落轉變中的「宜居生活」(上)

  2012 年 2 月 25 日,好茶村居民控訴中央與地方官員失職,讓霧台鄉新好茶美麗家園與文化,任由莫拉克颱風蹂躪、滅村,請求國家賠償 1 億元。自然風災看似釀成好茶社群物理家園毀壞的因子,然而實則促成好茶社群重新看待自身文化認同的媒介,同時突顯官方長久以來視原住民文化均質化的政策導向,導致原住民社群符碼可以任意地挪用與拆解。

Credit: Watan Taru

太愛面子別想做農場!部落農民災後重建,為何寧向廠商借錢也不向政府借?

  「躲過上次的颱風,卻逃不過『美麗雞』颱風的攻擊,這次又要找金主當救援投手了」,抬耀部落的有機農夫西嵐這樣說。 部落所有的農友跟西嵐一樣,遭梅姬颱風的吻痕,被迫為 8 成以上的農作物提早舉辦告別式。西嵐一家,經營有機農業工作逾 10 年,記得今(2016)年 8 月,他曾跟我談到,他們一家人大概投資約 40 萬元在這次的生產,自己也把娶老婆的私房錢一起投入,笑笑地說,希望可以存錢趕快娶到老婆。我心想,40 萬對原民農夫來說不是小數目,投得真大。

Paiwan-470x260

那年風災撤村,我爺爺躲在三樓怎樣就是不肯下來

其實 100 年前的漢人,也不是現在的樣貌,他們也有自己原本生存的方式。我們都在現代化的浪潮裡,走在同一條路上。

但若每個人都認為「我不認識母語也沒關係,文化消失沒關係,只要我能餵飽自己就好了」,那大家豈不都是複製人嗎?都是生存機器,在更大的社會機器裡,用相同的模式運轉,壞掉你一個也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