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獵人

Credit: Peter McBaggins, CC licensed

裴家騏:我認識的原住民,沒有穿山甲狩獵文化

這兩天沸沸揚揚的「花蓮穿山甲烏龍事件」(我的原住民朋友的用詞),有些想法跟大家分享。── 我認識的原住民族裡,不曾見過將穿山甲視為日常狩獵對象的,也不曾看過以穿山甲為「祭品」的傳統祭儀。也就是說,台灣原住民族各族應該都沒有穿山甲的使用文化或慣習。

15390132089_38c8a76053_b

文化與保育本不該對立!有了部落「禁忌條款」獵人也能是山老鼠終結者

  原住民族狩獵文化一直以來都是原住民族文化與國家法律的衝突點,亦是原運者與社會關注的議題,而原住民族狩獵權則是常被冠上破壞生態保育的污名。近期太魯閣族要求國家公園歸還狩獵權與台東海端鄉布農族王姓獵人遭判刑 3 年 6 個月等事件,更加凸顯原住民族狩獵文化與國家法律多年的衝突糾葛。

連食物都不食物的「文明人」,何苦架空他人對食物的尊重?

我的朋友吃火鍋總會點火鍋店裡的「快樂豬」。我認為挺好,知道我們的食物來源和動物生前有尊嚴的活著這件事,且這筆消費可以支持農場主人花高成本使豬隻獲得妥善照顧、吸收陽光空氣和足夠的水、最後才成為滋養脾胃的蛋白質。但是〈「大獵祭」獵人被捕 卑南族怒吼 〉這則新聞使我憤怒,不是那個守份際的警察(我願意相信他是依法行事),是整個社會普遍洋溢著不尊重他人倫理的風氣。

800px-Kabutomushi-JapaneseBeetle-July2004

獵與被獵

打從我懂事以來,就幾乎未聽聞過關於部落的狩獵情形,甚至是我上一輩的人,包括我爸爸與我叔叔那一輩,也都很少參與過狩獵的活動。

為了生活或者是所謂的被另類勒索,大家都跑去山下當公務員,或者是蓋房子當鐵工,才能勉強將一些金錢寄回部落……

France_-_Montignac_-_Lascaux_II_4

誰才是台灣生態最大的殺手?

12月3日最高法院罕見的召開言詞辯論庭,以排灣族男子蔡忠誠因自製獵槍被高院依違反槍砲條例為基礎,並就原住民自製獵槍之結構與定義,以及自製獵槍與憲法、原住民族基本法等方面檢辯雙方之辯論。

然而此新聞隨即引起許多疑惑:「很多動物都快絕種,怎麼還可以打獵?」、「原住民可以持有獵槍,那為何其他人不行,這違反平等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