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hunting

img_7155

若平安夜前的逮捕,是上天給一位布農「獵王」的使命

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是教會裡的長老,也是非常厲害的獵人,族人們甚至給他「獵王」的稱號。
被稱呼為獵王,不只是因為數量,也不是因為他毫無節制地打獵,而是因為他總能準確地找到獵物出沒的地點、時間,就像是 Diqanin(天、天神)直接在他耳朵旁邊告訴他的一樣。

img_6519

他不重,他是我們的獵人

今早翻開報紙,「王光祿非常上訴案,最高法院上午開庭,創下司法史上為非常上訴開庭首例。」
這個為年邁母親狩獵遭判刑 3 年的獵人說,原住民男人本來就要擁有獵槍;他說,如果法官讓他說話,他會告訴法官,每個原住民男人一定要有槍,沒有槍會被取笑,也不是真正的原住民;他說,獵人應該有權利使用比較好的獵槍,才不會因槍枝走火受傷,很多獵人都因為槍枝走火,變成瞎子。他說;將來身體好了,他還是會回到山上,原住民就是要爬山。
讀這些,總是讓我的心裡深深難過。我身邊好多這樣的悲劇英雄。

Taiwanese_aborigine_leader

承認吧!是漢人的「集體槍械恐懼症」造就台灣還在恐龍時代的槍砲條例

每次修法都是原住民族的菁英族群義憤填膺的指著主管機關大罵又或是哭哭啼啼訴諸悲情,但最後又兩手一攤將問題丟還給警政署,讓警政署研擬草案。

原住民族菁英啊,無論是原民會、原住民族立委又或是公民團體也好,你們這樣做,跟把自己族人的脖子洗乾淨再伸給漢人主管機關砍有什麼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