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海邊的孩子

0O7A9575

期待主流樂壇打造「古調版張惠妹」,也要先讓青年被古謠感動,他們才有傳承的動力!/專訪查馬克、阿修、高偉勛

  今年《海邊的孩子》,表演組合除了海線的阿美族,還有「山上的孩子」── 台東新園部落(Kalarulan)的排灣族 Zamake(查馬克)、卑南族知本部落(Katratripul)的 Nawan(阿修),與建和部落(Kasavakan)的 Shan Hay(高偉勛),呈現多元的族群風貌。 訪問過程中,感受最深刻的,除了幽默的言談,還有他們對自己文化的使命感:一定要認同自己的族群,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別人你是誰 ── 這是「前浪」哥哥,想要傳遞給「後浪」弟弟的。

3924473469_f62a58691b_o

老外一個問題逼金曲歌手舒米恩重思音樂會定義:什麼是代表臺灣的節奏?/專訪「海邊的孩子」幕後推手

  過往,聽到《海邊的孩子》,熟悉原住民音樂,或是 Suming(舒米恩,阿美族)的歌迷,多半了解其舉辦初衷,是為了都蘭部落 Pakalungay(編按1)訓練營的經費。 但就隨著都蘭部落的年齡組織這幾年開始接手 Pakalungay 訓練營的各種工作,加之是 Suming 主辦的《阿米斯音樂節》也已做到回饋、連結都蘭部落,那《海邊的孩子》是否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甚至,似乎可以不用再舉辦了?

12378081_10154022393946085_4002296143380831785_o

活動快報》2016 年「海邊的孩子」全新企劃 ── 後浪的來襲,前浪的危機!

  前浪拉後浪,後浪推前浪,後浪的來襲,前浪的危機!! 從 2008 年由 Suming(舒米恩)發起第一屆「海邊的孩子」,將海邊的孩子演唱會資金回到部落,籌辦巴卡路耐傳統文化訓練營,直至去年為止海邊的孩子也舉辦了 8 年,隨著部落孩子們的成長,部落也開始有了一套自主營運的模式,『阿米斯音樂節』的發起,似乎也預告著海邊的孩子階段性的任務即將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