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舒米恩

DSC_0400_preview

用阿美族文化做外交!阿米斯音樂節邁入第四年,不想成為舒米恩的音樂節

坐在我旁邊的小章,是一位來自台北的圖書館員,身上背著「都蘭國小」的小書包,她到處打聽哪裡可以買這種小書包,後來得知原來音樂節內的攤位就有賣,她告訴我:「很不一樣的是,這裡很多攤位本身就是在地商家,表演者也是顧攤販的人,給人很隨性、自在的感覺。」

0i4a0080

沒有節目表的阿米斯音樂節:以最真實的部落,和世界對話!

  如果有人告訴你,他要去一個事前幾乎沒有公佈演出內容、當天現場也找不到任何節目表的音樂節,你可以想像嗎?還是你會狐疑,怎麼可能有人會花錢去看不知道是什麼的表演?   告訴你,在台東的都蘭部落,真的有這樣子的音樂節,不僅已邁入第 3 屆,參加的人數還越來越多,規模越玩越大,連主辦人自己都驚訝地說「我們完全沒有宣傳我們的節目你們就來了」!

screen-shot-2016-10-02-at-11-56-47-pm

部落活動》音樂作為社會運動工具/原無疆界知識系列座談會

  2013年,Suming在都蘭舉辦首屆《阿米斯音樂節》,許多粉絲開始每年期盼《阿米斯音樂節》的到來,都蘭也為這個音樂節部落總動員。《阿米斯音樂節》的發起人Suming,他用阿美語創作的「不要放棄」在2015年獲得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更在2016年獲得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至今在Youtube已有72多萬次的點閱。

3924473469_f62a58691b_o

老外一個問題逼金曲歌手舒米恩重思音樂會定義:什麼是代表臺灣的節奏?/專訪「海邊的孩子」幕後推手

  過往,聽到《海邊的孩子》,熟悉原住民音樂,或是 Suming(舒米恩,阿美族)的歌迷,多半了解其舉辦初衷,是為了都蘭部落 Pakalungay(編按1)訓練營的經費。 但就隨著都蘭部落的年齡組織這幾年開始接手 Pakalungay 訓練營的各種工作,加之是 Suming 主辦的《阿米斯音樂節》也已做到回饋、連結都蘭部落,那《海邊的孩子》是否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甚至,似乎可以不用再舉辦了?

12378081_10154022393946085_4002296143380831785_o

活動快報》2016 年「海邊的孩子」全新企劃 ── 後浪的來襲,前浪的危機!

  前浪拉後浪,後浪推前浪,後浪的來襲,前浪的危機!! 從 2008 年由 Suming(舒米恩)發起第一屆「海邊的孩子」,將海邊的孩子演唱會資金回到部落,籌辦巴卡路耐傳統文化訓練營,直至去年為止海邊的孩子也舉辦了 8 年,隨著部落孩子們的成長,部落也開始有了一套自主營運的模式,『阿米斯音樂節』的發起,似乎也預告著海邊的孩子階段性的任務即將告一段落。

s17

不要讓都蘭變成墾丁!阿美族歌手舒米恩:資本主義浪潮來,原住民要快點覺醒!

Suming 說:「我想透過影像來吸引喜歡原住民文化的人,因為有質感的旅客部落才能承受,但同時也篩選一些對原住民文化有誤解的人。好比在豐年祭時期都蘭會湧進許多獵奇的遊客,有些遊客是抱著想來這裡喝酒狂歡的心態,對於原住民的印象就停留在喝酒、唱歌、跳舞…… ,有些看到你還會問:『你是原住民嗎?那一定很會喝,來陪我喝兩杯嘛!』」

fr-2048-Suming-Kafka-20131124-0173-(by Benedict Young)

【人物專訪】舒米恩談音樂(下):像鹿兒島音樂節、像巴西嘉年華…… 這就是我要的都蘭音樂旅行!

辦理阿米斯音樂節的初衷,是希望將產業帶回部落,讓年輕人在部落也有工作做。他說:「部落一定要有年輕人。」「沒有年輕人,不要說文化傳承,連生活都很困難。老人家生病,誰能送他們去醫院?」

於是打從一開始,在 Suming 的心中,這個音樂節就一定要以部落的族人為主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