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部落旅遊

25627339_2266310553394606_1989398596_n

想讓人一去再去部落,就先自問台灣人為何熱愛去日本旅遊吧!

在大家坐回餐桌等待享用無菜單料理時,他拋出一個問題:「在古代人類已知用火的時候,是怎麼烹煮食物的?」

「水煮!」、「用烤的!」、「用蒸的嗎?」幾個人給出答案,魏兆廷接著說,「對,所以我們接下來要吃的東西主要都是用烤的、水煮或只用鹽調味,可以吃到食材最原本的味道,也是現在流行的『裸食風』。」

mata2-2

魯凱芋頭乾也能做成冰炫風!禮納里魯魯灣無菜單料理的文化超譯,如何翻轉風味餐的刻板想像?

  在現代人對旅遊需求與日俱增的情況下,除了不斷跟著科技技術更迭優化,作為旅遊核心的「體驗服務」又能如何升級創新呢? 近年來主題旅遊一直是業者塑造商品的訴求,以全方位的策展角度,針對特定分眾進行研究及產品設計,乃至於準確的廣告投放,此一連串的舉動已蔚為顯學。但分眾如何求得?也是透過網路數據將特定行為進行區分,製造出許多的「標籤」。時常看見這樣的廣告標語:小資女省很大、文青散策、宅男天堂,一目瞭然的分眾定位,對視聽者跟廣告主都很方便,其中,「原住民」則是另一個定位更具體、歷史更悠久的文化符號。

Credit: 陳 良道 / CC BY-NC-SA 2.0

觀光就是抵觸部落文化?最新調查:9成民眾避免犯文化禁忌、有部落經驗者更重視原漢分際

  《Mata Taiwan》自 7 月展開部落旅遊議題的線上調查,根據調查結果,我們發現有高達九成潛在消費者拜訪部落前會留意相關文化禁忌,卻也有民眾表示部落族人根本就排斥漢人,或是發現族人對外地人有不友善的言語,由此可見近年來部落旅遊在族人與遊客間的矛盾關係。

通往牡丹的道路旁排灣勇士畫像,彷彿訴說他們當年的驍勇善戰。(Credit: Mata Taiwan)

遊客中心、停車場…蓋這些除了便民,原來對部落旅遊還有更重要意義!

  一提到屏東縣牡丹鄉,人們馬上浮現腦海的,大概就是當年撼動日清兩國政局的牡丹社事件吧! 1871 年,一艘來自琉球宮古島向那霸納貢的船在回航中,不幸遭逢颱風,漂流到台灣東南部的八瑤灣(現今的九棚灣)。船上倖存的 66 人登陸後,卻又遇上高士佛社(現今高士部落)的排灣族人。54 人慘遭獵首,其餘 12 人輾轉逃回琉球。

193a202581096cfd0e5d0218r

活動快報》Kting-a走讀西拉雅微旅行,聽見西拉雅語言之旅!

  在台灣原住民族群中,西拉雅族是第一個與外來民族接觸的族群,也是當今平埔族群中第一個由地方政府所承認的「原住民族」。 今年適逢西拉雅新港社第一所學校建立滿 380 年,為紀念學校成立,將主題訂為「Kting-a」(閱讀),希望透過西拉雅文化節的舉辦,不僅凸顯西拉雅族的歷史文化特色,也增進民眾對「西拉雅文化」的認知與共鳴。

IMG_4205

別為了外界掌聲,讓部落老人家在祭場找不到位置:感謝觀光客蒞臨祭典,沒有你們我們一樣熱鬧

  又到了部落將要 Ilisin(阿美語,俗譯:豐年祭)(編按1)的時候。近幾年總是會在 Ilisin 前發生一些事件,提醒我們部落祭典已被觀光化到使傳統文化精神嚴重流失的地步,而再不做些什麼,也許我們就再也無法明確的向子孫們訴說:為什麼要回來部落參加 Ilisin……。

屏北三鄉1

活動快報》屏北三鄉生態旅遊參訪團邀訪

  屏東縣政府長期關心並協助各景點、社區和部落之旅遊觀光發展,從社區型的旅遊包括省道台24和台26線之生態旅遊推廣;深度文化之旅如屏東市眷村文化發展和辦理萬金聖誕季;為環境自然保育將阿朗壹古道規劃「旭海─觀音鼻自然保留區」;輔導農業農村提昇或轉變成更具價值的觀光相關產業,如屏北地區之農業和休閒農場;以及保留原鄉部落人文資源,包括牡丹、東源和旭海等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