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平埔正名

DSC_0067-720x340

30年前被判死刑的原住民語憑族人努力仍活著,未來卻還能撐幾年?

  今(2017)年 4 月 13 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討論《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立法,中研院齊莉莎博士提及噶哈巫語還有 12 位族人會講族語,需要即刻搶救,再次讓平埔族群語言受到重視。4 月 22 日晚上原民台「部落大小聲」節目討論《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下稱「語發法」)立法議題,也因而特別邀請了研究噶哈巫語的研究生,同時也是噶哈巫語師資培訓班的講師林鴻瑞上節目談論噶哈巫語。

因受西部平原其他族群壓迫而輾轉移居花東縱谷的平埔原住民。

勿忘清朝《熟番歌》的提醒──「生番殺人漢人誘,熟番翻被唐人醜」

  卓乃潭(位於彰化縣田中鎮)是一個流傳於居民口中的古地名,早在清朝乾隆年間古書上即已出現,地名的由來與當地原住民有密切的關係:相傳早年一位姓蕭的漢人來台開墾時,入贅給原居於大武郡社的原住民卓乃;卓乃家族以一口大潭作為嫁妝,因此後人遂以「卓乃潭」稱呼。 然而歷經數百年的開墾,原來的水潭已化為無數縱橫的阡陌,原住民的歷史文化,也逐漸為後世人所遺忘。

28073654873_916b9cfd04_k

新原民身分法區隔族群權利,恐如打小英政見與聯合國審查結論一大巴掌!

  「尊重平埔族群自我認同權,歸還民族身分及完整民族權利。」 「讓沒有被承認的平埔族群,在身分上,在權利上,都不再受到忽略和歧視。」 蔡英文總統連續在選前 2015 年、選後 2016 年的原住民族日公開承諾,為了回應過去殖民者來到西部平原而首當其衝的平埔族群,彌補過去荷蘭、鄭成功乃至清朝等殖民政權對他們所做的屠殺和經濟剝削,將回復平埔族群應有的權利和地位,成為過去中華民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對平埔復名做出具體回應的元首,鼓勵了許多族人!

screen-shot-2017-01-08-at-17-51-53

我不是阿拉伯人也不是熟族,我是活在當代的台灣原住民⎪沒有名字的人

初見到俊偉,他有著讓人無法逼視的面貌。俊偉自己也說,常常被認為是阿拉伯地區的外國人。

臉是人類最容易辨識的器官,雖然人臉與膚色、種族一樣,其實是連續的、光譜的,我們無法確切的界定一條界線用來劃分人群。用臉孔來分辨族群,是最簡單,但不那麼絕對的一種方式。

1451518_660525673967849_747265153_n

平埔族群是不是原住民族?──從一位人類學者的觀點

沿著 9 號省道,我迎著飄零的雨滴南下,傍晚的秋風為街景穿上蕭瑟大衣,所幸,富里的天空還看的見那若隱若現的銀色月輪。

今晚,農曆 9 月 15 日,東里村的「夜祭」即將吟唱著祖先的歌謠,在那棟侍奉著阿立祖的公廨前,子孫們披著那純白的傳統服一起舞動,在尪姨和長輩的指導下,手指交扣跳著的牽曲。

img_4057

平埔語言都沒了?──921地震,竟震出這群語言都還活得好好的原住民族

一般人常以為平埔族群的語言都已消失,其實不然;除了聯合國關注的巴宰語,以及正努力復甦的西拉雅及道卡斯等族語外,還有一個族群的語言不但安在,甚至有語言學家評論他們的族語,竟然比部分目前 16 族原住民族的語言使用狀況還要健康 ── 他們是現居南投埔里的噶哈巫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