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Headlines

Credit: apriltangboy tang / CC BY-NC-SA 2.0

獨尊中英文只會讓孩子思考更單一!——這是我做原住民父母的第一百種方式

  說個驚人的數字:台灣原住民分佈在都市的人口已接近 50%,若是加上求學與工作等未在籍人口,實際上早已突破 50%大關。 這不止發生在台灣,全世界的原住民一半以上都已居住在都會區。然而,當我搜尋有關原住民孩子教養的文章,大多是在談如何提高孩子在主流社會的適應力,鮮少討論如何讓孩子在主流社會中做個原住民。

19512326_1992774947414836_1104495931_n

將外婆口中的歷史搬上漫畫舞台——《北投女巫》不談女巫,談當代青年與台灣認同的曖昧

  《北投女巫》這部連載漫畫,描述隱身於都會的 7 位女孩,其實是擁有植物、動物、光明、魅惑、預知夢等不同性格與神秘力量的女巫,這些讓讀者深深著迷的角色,不僅討論熱度高,也成為許多 cosplay 愛好者的靈感來源。 《北投女巫》是簡士頡的代表作,一方面結合了他本身喜愛的女巫或有時尚感的魔女角色,另一方面也是將自己從小長大、卻其實很陌生的天母,透過北投的文史景點或建築融入作品裡,邊畫邊重新認識原居於此地的凱達格蘭族。

1973MonaRudo

在解剖室的祖先除了馬遠布農人,還曾有莫那魯道——是時候挖掘當代學術人骨研究的爭議!

  馬遠布農族遺骸爭議,在近日的協調會上有了正面的發展。根據 2008 年的紀錄,台大醫學院解剖科藏有約 1,580 具/件人體遺骸,其中 207 具/件來自(法定)原住民族中的五個族群,120 具/件得來自兩個平埔族群,其他多數為福佬人,亦有客家人的遺骸。

Credit: 原青陣藝術小組

當代「排漢公主」的尋人啟事:你的最《LAU 烙》你自己定義!

  「我回部落,到底是我出生的地方,還是我媽出生的地方?」   Djubelang(詹陳嘉蔚)在美術學院休學前給自己「畫了一幅自畫像」。「詹」是排灣族母親的姓氏,「陳」是父親的姓氏,Djubelang 則是 vuvu(排灣語,指祖父母輩)給她的名字。 小時候回排灣族母親的部落,族人說「妳是白浪」,到台北念書,又因為黝黑的膚色、深邃的輪廓,被看成是原住民的標準特徵。

Maya_maize_god

看電影必備的爆米花,馬雅人曾拿來祭神!——當玉米從美洲文明進入世界

  冬天來一根熱騰騰的水煮玉米或烤玉米、看電影時買一大包熱呼呼的爆米花,玉米雖然不是我們的主食,但也溫暖了我們的腸胃、增加我們生活的樂趣 —— 生活中,玉米以各種型態出現在我們面前,除了早期的白玉米、後來黃色的甜玉米以及現在可以做沙拉吃的水果玉米之外,玉米還以其他我們不容易留意到的型態出現:高果糖糖漿,以及動物的肉。

31_orig

家的意義從不只是一棟國宅 —— 從三鶯部落看見另一扇對家的想像

  高中時在課本上看過所謂的「都市原住民聚落」—— 一群原住民長途跋涉,離開花東的好山好水定居北臺灣各鄉間的河床地,為了在都市邊陲討生活。而生活條件已極度艱難的前提下,卻還要面臨居住地違法的威脅,能夠安居的一席之地都將失去。 大漢溪流域的阿美族三鶯部落,即是爭議性與抗爭聲音著名的其中一個例子。

Credit: Lennon Wong / CC BY-NC-ND 2.0

小心,你的「愛台灣」可能加了不自覺的種族歧視!那些社會學偷偷從人們看到的種族主義

  我上課的時候會問學生以下問題:「請問歐巴馬的種族是?(1)黑人/非裔美人,(2)白人,(3) 印尼人。」大多數的同學露出「老師,這問題太簡單了吧」的表情,回答當然是(1),少數反骨同學懷著「其中必有詐」的揣測說是(3)。曾經有一位很兩光的同學說是(3),誤以為歐巴馬在印尼出生。 偶爾,有人舉手問:「可以有一個混血(mixed)的選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