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原住民

Screen Shot 2017-07-30 at 14.50.58

原住民文學可以用漢語創作嗎?——卑南族作家巴代&馬翊航的文學相對論

那個暑假夜晚,姑姑除了說笑話給我聽,也講一些故事:她小時候的某天夜晚,大人們傳言名為 Suniuniu 的女神,百年一遇,將隨滿月現身海上。灰黑的天海之間沒有邊際,飄搖幻動的雲影使月光更為隱密。經過漫長等候,一張高貴寧靜的面孔自雲中凝聚,浮現。眾人失去聲音,只是靜靜地注視著那隨即消散的女神面影。那故事中的滿月之海,與我記憶中從 Kasavakan(編按:建和部落)視線越過田地看見的太平洋完全不同。後來我並沒有在別的地方聽過類似的故事。

Credit: Tipus Hafay

離開台北,卻在花東看見更多可能——住下來吧!部落品牌Kamaro’an背後的土地夢

  回家可以做什麼?   離開花蓮讀書到就業 10 年後再回到花蓮,也是 5 年前的事。起初一開始是厭倦了台北居住空間的密度,即使藝文娛樂及公共設施非常發達的都會,在居住 3 年後,就出現了疲倦感,也再也受不了每次離家坐火車時候內心的惆悵。 但是,如果要回家,回到花蓮,到底可以做什麼?

吳叡人博士,攝於 2008 年野草莓學運集結(Credit: Yu-Hao Lee / CC BY-NC 2.0)

吳叡人:被小英政府錯估的原民土地爭議,恐引發「期待增加的革命」

  7 月 19 日週三在捷運台大醫院站 1 號出口的「原轉小教室」,吳叡人(編按1)首先為他的晚到,感到抱歉,但也對實踐與參與原住民傳統領域運動的前輩及原運人士感到敬佩,表示「很久沒能看到這樣的精神力量,可說是解嚴 30 週年來,提醒著我們理想主義的一些信念與價值」。並由衷感謝公民社會的進步改革進程下,原住民一直堅持自身原則價值的精神力量。

Credit: Michael Coghlan / CC BY-SA 2.0

男女都愛穿裙的國度——斐濟人穿的不是裙子,是他們抵抗主流世界的秘密武器!

在以色列打工換宿的時候,認識了一位來自玻里尼西亞(Polynesia)的朋友,他叫 Maison。Maison 的膚色黝黑、身材高大,加上一頭卷髮,臉上總是堆着燦爛笑容,跟我認識的斐濟人倒有幾分相似。閒談之後才發現,「玻里尼西亞」源自希臘語,poly-(希臘語 polys)是眾多之意,而 nesi(希臘語 nesos)則是島嶼,因此玻里尼西亞是一個由過千個不同大小島嶼組合而成的地帶,而斐濟就是這千份之一。